一葉知秋:從實證數據看香港社企發展

文:陳之翰、何胤嘉、葉兆輝

社會企業(社企)旨在實現社會價值的同時兼顧商業效益,肩負着改善民生福祉的職能。據《社企指南》最新統計,截至2023年4月,香港社企的數目已達713間,創歷史新高。自九十年代社企概念初發萌芽,香港社企環境歷經了複雜的演變,並逐漸奠定現今「民間主導、政府協助」的基本格局。

在時下的香港社會,社企發展正趨多元,且逐步成為香港社福系統的重要構成。然而,發展至今,公眾對社企是否真正認知更深?對社企的實際支持又去到幾盡?

公眾對社企意識度和認識度的提升

為剖析公眾對社企認知的變化,筆者通過回溯對比此前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2009)、香港中文大學創業研究中心(2014)、香港大學公民社會與治理研究中心(2019)的數據,及筆者所屬研究團隊於2021年12月至2022年4月間對2200位市民進行問卷訪問的調查結果(2022),我們發現,公眾不僅在對社企意識度和認識度方面有所提升,對社企產品服務的期待亦進一步升級。

十多年間,香港公眾對社企的意識(awareness)明顯增加。由2009至2014年,全港公眾對社企的意識度由59%升至79%;至2019年,已有高達86%的公眾對社企概念有所認知;至2022年,整體公眾意識度仍維持在75%的較高水準。

是次調查除探討意識度外,也邀請公眾自評對社企的認識水準。結果發現,2022年約有42%的受訪市民自評對社企有「中等至良好」以上認識,6%市民認為自己完全理解社企。

對比2007年調查中25%的數據可表明,近年更多市民自認為對社企理念有準確了解。當向受訪者詢問有關社企定義的陳述時,2009年數據顯示,能準確回答社企性質與並不能準確理解社企概念公眾佔比約為五五持平;而2022年,約六成受訪者能夠辨別對社企的最準確描述:「社企的基本目標係協助解決社會問題,同時追求利益以及財政上自給自足」,餘四成人仍選擇「提供免費或低於市價的產品和服務給弱勢社群,或以追求盈利為目標的中小企」的不準確描述。換言之,雖然公眾對社企的整體認識水準有所增加,仍有不少市民對社企性質的存在認知偏差或謬誤,或將社企和非牟利組織的定義混淆。

公眾對社企產品服務期待升級

隨着社企概念愈來愈深入人心,公眾的購買意願和行為也發生變化。對比分析中大開展的《香港市民對社會企業意見調查》(2013)和前述筆者團隊研究(2022)的數據結果,筆者發現,公眾對社企的支持和購買意願在十年間延展出了更複雜的傾向性。2013年,58%的公眾購買社企的產品同服務是出自「希望自己的消費能夠回饋社會」,49%的公眾認為他們的購買意願基於「認同社會企業的運營模式或社會目標」,這反映出公眾對社企所承擔社會價值的高度重視。而現今,公眾對產品及服務性價比和質素的青睞和對產品承載的社會價值的期待已近乎分庭抗禮──19.4%公眾認為「產品或服務便宜」,19.4%的公眾「認同自己的價值」,19.1%的公眾「希望自己的消費能改善社會」。

從上述數據中,筆者觀察到公眾意識度和主觀認識度的增強,這肯定了社企業界(如十一良心消費、社企民間高峰會)和政府(如社創基金、「社企有建樹」)過往的推廣工作。但值得注意的是,主客觀認識度數據均反映出仍餘相當一部分市民對社企的定義認知不充分。

筆者認為,公眾對社企意識度的提升固然是好事,但有意識而無認識便似霧裏看花。如公眾僅僅知曉社企而不能充分理解社企運營模式,便很難實現從單純的認知(knowledge)到態度上的支持(attitude)及行動上的實踐(practice)之間的有效轉化,如此相當於失去一條實際解決社會問題、改善民生福祉的途徑,也進一步影響社企的生存空間。換言之,只有增強公眾對社企的全面認知,方能促進各界對社企及社會議題的持續參與,從而實現社會資源調配的優化和良性社企發展環境的形成。百尺竿頭,政府仍須就社企現狀深耕,強化公共教育,改善社企發展環境。

同時,我們發現,在社會進步和社企市場化的背景下,公眾對企業的社會責任期待愈來愈高、良心消費愈來愈普遍;隨着社企服務及產品的升級,人們不再單純出自價值認同購買社企產品和服務,而是更多關注其質素和性價比。筆者認為,企業承擔社會責任已是大勢所趨,不論大小企業都應有效回應社會責任、滿足ESG要求,積極實現社會價值和商業營利的雙線並行。

在未來政府財政支出增加、收入減少的大環境下,社企的價值應該更多被看見和發揮。筆者認為在政府繼續給予支持的同時,各持份者都應居安思危,協同減輕社企對政府資源和社福系統的過度依賴,共同推進良性社企環境的發展。

未來社企推廣可以從公共教育方面、增加市民對社企理念的認識度入手,讓更多市民確切了解社企的獨特價值和定位,以行動持續支持社企,促進社企業界更多擁抱社會價值、承擔社會責任,最終實現以社企解決社會問題、以社企發展帶動社會發展,建設一個可持續發展和關愛共融的社會。

 

原文 刊登於 2023年11月29日《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