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科學證據看香港社會創新的政策發展

2020年香港最新貧窮情况令人擔心,貧窮人數、貧窮率和貧窮差距都是歷史新高,政府強調政策支援改善貧窮狀况,但大部分市民都希望靠自己的努力,掙取工錢生活。近年社會創新(社創)蔚然成風,旨在解決社會貧窮問題的創新項目湧現。在官、商、民、學的推動下,香港社創生態系統逐漸成長,在資金、人才培訓、研究等領域支持着不同項目的發展。參與者的數量大增,背景亦愈趨多元,為長遠和有效解決貧窮問題提供另一出路。

可成改善民生新力量
社創在香港,某程度上屬社企發展的延伸。2000年代初,社企愈來愈獲得政府和民間組織的重視,視為有效的扶貧手段。在這時期,社企的主要目的是為弱勢創造就業和培訓機會。同時,受政策等因素影響,界別長年由政府和具規模的社會服務組織主導。2000年代末,全球掀起一波社會創新浪潮,在社企領袖等的推動下,社會創新被納入社福政策議程的核心部分。與培育或支援社創有關的平台、協創機構、比賽、基金相繼出現,編織成社會創新生態系統網絡,希望通過締造有利的社會環境,讓社創項目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在這過程,政府無疑擔當着重要角色。根據公開資料,至今年9月,政府透過「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社創基金)下的「創新計劃」資助及培育了280個社創項目。筆者為基金進行的評估研究發現,就業融合外,愈來愈多參與者嘗試其他的創新模式;貧窮外,初創項目亦涵蓋社會共融、人口老化等更廣泛的社會議題。這是我們樂見的現象。面對日益複雜的社會挑戰,我們需要新的方法、新的想像,社會創新或可成為改善民生和有效解決貧窮問題的新力量

社創項目擴大規模有限制

然而,從我們與多位社會創業家的訪談中發現,這些社創項目普遍遇到資金、人脈、缺乏規模化點子等的困難,以致未能進一步擴大規模。最終,即使能持續經營,所創造的社會價值亦有限。受訪社創家亦反映生態系統內的支援似乎仍集中在新創立、處於種子期的項目,未能針對擴張項目的需要。

事實上,英國文化協會去年訪問了138間本地社企,約七成受訪社企的全職員工數目少於10位。獲社創基金資助的「創新計劃」社創項目中,有約七成五屬實驗性質的「原型項目」(prototype),即旨在試驗意念的可行性。由此可見,本地社創項目的規模大多細小,只能惠及有限的受眾。一個健全的社創生態系統能通過為創業家提供關鍵資源和機會,如募集資金、導師指導、相互學習和交流,促進項目的可持續性和成長。我們認為,要進一步發揮社創潛力,生態系統有必要加強對項目規模化(scaling)的支援,這不單需要政府在政策上的配合,也需要各持份者如協創機構等更多的參與。

各持份者參與 助發揮社創潛力

首先,知識生產機構如大專院校和智庫可多與社創項目合作。社創項目的特色是深植於社區或弱勢社群的需要,但往往因資源不足,未能發展出點子計劃下階段發展。通過知識交流、創造和轉化,兩者的協同效應或可使社創更有效應對社會需要。

其次,擴大規模需要資金支持。為給予社創項目更多融資機會,生態系統有需要發展更多元的融資渠道。在英美被普遍應用的「按效益付費」(Pay-For-Success)是其中一個值得探討的方案。與傳統資助模式不同,此機制下的投資回報取決於社創項目的實際成果,若項目達標,中介機構(如政府)需向投資者支付利息,這或許能吸引更多投資者參與。公營或私營機構可試驗各種能幫助社創項目融資的模式或渠道,讓他們有足夠資源繼續服務社會。

解決社會問題不能一蹴而就,社創項目需要各界持續的支持,才能發揮影響力。我們需要有效政策(policy)、政府承擔(commitment),和賦權(empowering)各持份者,營造一個有動力和不斷成長的社創生態系統,去解決本地的貧窮問題,提升整體市民的生活質素,造福社會。

 

原文 刊登於 2021年11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