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市民對社企的意識度和認識度

文:陳之翰、黃俊培

《社企指南》最新統計,截至2022年4月,香港社會企業(下稱社企)的數目達711間,屬歷史新高。數量增長外,社企的發展也正趨多元:推動者除了社福組織,還有大學生、青年人、各專業背景的人士和團體;社會使命不只為弱勢改善就業,也推動少數族裔共融、公平貿易等議題;業務性質不只有餐飲服務業,也遍佈教育、醫療等不同界別。社企作為實踐社會目的的企業,在改善市民福祉方面無疑擔當更大的角色。

然而,尤其在疫情下,社企經營困難也是事實。如年初有調查發現,逾兩成受訪社企稱現金流僅夠維持少於三個月。缺乏資金、人脈、專業能力等是常見挑戰,導致不少社企難持續經營、社會效益有限,遑論擴大規模創造更深更廣的影響。

近年政府及社會各界積極投放資源,為社企提供資金、網絡、能力提升等範疇的支援,對它們的經營有一定幫助,應繼續致力提升社企的韌力。在另一方面,公眾的參與亦是推動社企發展的關鍵 – 公眾不但能以消費者身分支持社企經營,也可作為創業家或其他持分者推動社企發展。那麽,社企業界經過十多年的發展,市民大眾對社企的意識(awareness)和認識(understanding)有沒有增加?若希望進一步提升市民對社企的認知,我們又應從何入手?

在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社創基金)的支持下,筆者及研究團隊在202112月至20224月期間以問卷形式訪問了2200位香港市民,以了解他們對社企、社會創新有關議題的看法。調查結果顯示,在意識度方面,高達74.6%受訪市民在過去一年曾聽過「社會企業/社企」一詞。參考過去同類調查的數據,結果反映在過去十多年,市民對社企的意識明顯增加(見表一):2009年僅有六成市民聽過「社企」,在2019年此比例上升至逾八成五,雖在2022年稍稍回落,整體上升趨勢顯著,近年的數字亦顯示現在「社企」一詞對大部分市民並不陌生。相比鄰近地區,例如台灣33.7%)和新加坡57%)在2020年的調查結果,香港市民對社企的意識度亦明顯較高,這肯定了社企業界和政府過往的推廣工作。

:2009,2014,2019年和2022年香港公眾對社企的意識度(awareness)

2009201420192022
香港公眾對社企的意識度59.1%78.5%86.3%74.6%

資料來源: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2009)、香港中文大學創業研究中心(2014)、香港大學公民社會與治理研究中心(2019)、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2022)


圖 
:2007年和2022年香港公眾自評對社企的認識度(understanding)^

資料來源:香港研究協會2007)、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2022

^在2007年,香港研究協會要求受訪者評估自己對社企的認識水平,他們須按照以下選項回答:(i)完全認識,(ii)中等或良好認識,(iii)有限認識,以及(iv)沒有認識。在我們2022年的調查,受訪者0(沒有認識)到10(完全認識)分為自己對社企的認識評分。為作比較,我們將0分歸類為「沒有認識」、1-4分為「有限認識」、5-7分為「中等或良好認識」、8-10分為「完全認識」。

是次調查除了探討意識度,也邀請受訪者自評對社企營運理念的認識水平。結果發現分別有逾四成和百分之六的受訪者自評對社企有「中等至良好」及「完全」的認識(見圖一)。相比2007年同類研究的數字(分別有一成九和百分之六受訪市民自評對社企有「中等至良好」及「完全」認識),結果顯示近年有更多市民認為自己對社企營運理念有所認識。

然而,對社企理念有準確理解的市民又有多少?社企在國際上沒有劃一定義,現時香港亦沒有相關的註冊制度或法律地位。社企泛指以商業手法協助解決社會問題的公司或生意。例如香港特區政府參考了以下定義:「社企是一盤生意,透過企業策略和自負盈虧的營運方式,以達致特定的社會目的,而其不少於65%的可分發利潤會再投資於本身業務,以達到該社企的社會目的。」我們參考此定義,邀請受訪者選擇對社企最合適的描述,以測試他們對社企是否有準確理解。結果發現有六成受訪者能夠選出正確描述:「社企的基本目標係協助解決社會問題,同時追求利益以及財政上自給自足」;四成人選擇了「提供免費或低於市價的產品和服務給弱勢社群,或以追求盈利為目標的中小企」。這反映雖然整體上公眾表達對社企的認識有所增加,仍有不少市民對社企的營運理念不了解,或存謬誤。

總括而言,筆者樂見過去的社企推廣工作有顯著成績。惟考慮到不少社企在持續營運上承受莫大壓力,各界有需要進一步擴闊其營運空間及吸引更多人參與推動其發展,以發揮更大的社會效益。為此,社企未來的推廣方向可從增加市民對社企理念的認識(understanding)出發,讓更多市民確切了解社企的獨特定位及價值,以行動持續地支持社企。

 

 本網站所載的研究成果及內容僅由香港中文大學陳之翰博士核實,只供參考之用。